1. <var id="uluze"><td id="uluze"><object id="uluze"></object></td></var>
        <tt id="uluze"></tt>
      2. <b id="uluze"><small id="uluze"><thead id="uluze"></thead></small></b>
      3. 當前位置: 首頁 > 國內新聞 >

        無罪之后①|錢仁鳳逃離家鄉這三年:生女買房

        時間:2019-11-18 18:18來源:網絡整理 瀏覽:
        【編者按】無罪之后,如何重啟人生?近年來,一批重大冤錯案得到糾正,當事人重獲自由之后,如何重新開始生活成為他們必須面對的一道難題。近日,澎湃

        【編者按】

        無罪之后,如何重啟人生?

        近年來,一批重大冤錯案得到糾正,當事人重獲自由之后,如何重新開始生活成為他們必須面對的一道難題。近日,澎湃新聞回訪多名冤假錯案當事人,呈現他們在重啟人生過程中做出的努力以及遇到的困惑和失落,借以反思如何幫助他們擺脫困境,融入社會。

        結婚,買房,生女,四年時間里,錢仁鳳逐步跟上同齡人的人生步伐。

        2015年12月被改判無罪時,錢仁鳳已在監獄里待了近14年?!?0多歲的人,怎么一樣都不會?”出獄后,她一度自卑、恐懼、迷茫,但她在心里不斷給自己打氣:“曾經那么困難都過來了,你不會,可以學,可以問”。

        無罪獲釋后,錢仁鳳遠離家鄉、親人,獨自一人在千里之外的陌生城市重新開始。她從用手機、打車、網購等最簡單的新事物開始學起,學習怎么工作、怎么和同事相處。

        如今,她“活回了正常人”?!澳闶窃趺窗具^來的?”面對工友帶著關心、好奇的發問,錢仁鳳不愿再過多回首,不愿活在過去。

        當聽到不少和她有相似遭遇的人出獄后過得并不順利,或因賠償金起糾葛,或感情遭遇挫折,錢仁鳳有些詫異,稍加思考后給出自己也不確定的解釋:或許男女有別,就想做個普通人,簡簡單單的,就沒遇到那些事。

        錢仁鳳對澎湃新聞(www.thepaper.cn)說,她雖文化程度不高,但有自己的主見和判斷,知道自己適合做什么,能做什么,量力而行。出獄后,她清楚自己要“逃離”家鄉,急需一份工作,鼓起勇氣獨自來了廣州。獲得國家賠償金后,她沒有喪失目標,仍保持清醒,安靜地做著每月3000多元的工作,覺得自己沒有投資經驗,沒有去冒險。面對感情,她不盲目,不急于進入婚姻,和對象處了一年才結婚。

        做回普通人,也意味著新的煩惱到來。錢仁鳳常自嘲“缺錢”,不確定生活要不要改變,擔心自己教育不好孩子,不過她也會寬慰自己:人要學會知足。

        無罪之后①|錢仁鳳逃離家鄉這三年:生女買房,活回普通人

        出獄后的三年多來,錢仁鳳在廣州一家國企上班,她說已經過上了正常人的生活 本文圖片均由澎湃新聞記者 陳緒厚 攝

        從零開始

        1984年出生的錢仁鳳身材瘦小,身高150cm左右,皮膚黝黑,她在云南巧家縣海拔1700余米的山里長大。因家庭困難,錢仁鳳小學畢業就輟學了,15歲時去鎮上一家飯館打工,之后去縣城一家幼兒園當保姆。

        2002年,錢仁鳳攤上一件大事,她所在的幼兒園發生投毒事件,一名女童中毒身亡,她被認定為此案的嫌疑人。那年,錢仁鳳17歲,沒有談過戀愛,沒有走出過巧家縣。

        2002年12月,云南省高院終審以“投放危險物質罪”判處錢仁鳳無期徒刑。入獄后,錢仁鳳堅持申訴,她做好了“持久戰”的準備,“5年不行就10年,10年不行就30年,30年不行就50年、一輩子?!?/p>

        “如果真的做了,就算槍斃也是應該的,但自己是被冤枉的,再苦再難也要堅持下去?!卞X仁鳳說,堅持申訴的另一個動力是,入獄后,家人因她承受著白眼、非議,抬不起頭,這讓她意識到這不是她一個人的事,“要還整個家庭一個清白”。

        2015年12月,云南省高院改判錢仁鳳無罪,當庭釋放。至此,錢仁鳳已被羈押13年零10個月。她的母親沒有等到這一天,已在7個月前去世。

        錢仁鳳在獄中長年做縫紉,指紋都磨沒了,出獄去派出所錄指紋,卻無法提取。她說,她的想法很單純,靠自己的雙手,積極、陽光地活下去,剛獲釋時,她能想到的謀生手段只有縫紉技術。

        錢仁鳳原以為自己已做好準備,但沒想到和現實脫節如此之遠,這讓她一度自卑、恐懼、迷茫,“30多歲的人了,怎么一樣都不會,該怎么生活???”

        回到家中,錢仁鳳發現,父親的頭發白了,為替她申訴,家里欠了不少債,她急需一份工作。中船重型裝備有限公司(以下簡稱“中船重裝”)的一位領導看到了錢仁鳳的報道,主動聯系錢仁鳳,稱可提供一份在廣州的工作。

        家人、村里人有顧慮,跟錢仁鳳說,大城市很復雜,也很危險,留在老家算了。錢仁鳳則有自己的想法,她不到處跑,不跟人瞎玩,應該是安全的。

        老家是錢仁鳳的“傷心地”,錢仁鳳急著“逃離”,便沒猶豫,來了廣州。這是錢仁鳳的重大人生決定,廣州對于她是陌生之地,沒有親人,沒有朋友,她得像一個小孩一樣,一切從零開始。

        錢仁鳳以前沒用過手機,最開始連接電話、掛電話都不會。怎么用手機,怎么打字,怎么用微信,怎么網購......再簡單的事,對她都是一項需反復練習的技能。她發現自己看不懂路,分不清車輛的順行、逆行,每次過馬路都特緊張,怕自己又走錯了。工友多是90后的小姑娘,大家一起去逛街買衣服,她不知該如何搭配,這讓她自卑又難堪,總讓工友替她選。一次,大家相約去澳門玩,工友緊緊地牽住她的手,像大人牽小孩一樣,生怕她走丟了。

        錢仁鳳會給自己打氣,跟自己說些加油的話,“生活打敗你的不是別人,而是你自己”,“曾經那么多困難你都過來了,你不會的,可以學,可以問”。

        無罪之后①|錢仁鳳逃離家鄉這三年:生女買房,活回普通人

        除了宿舍管理,錢仁鳳還負責食堂倉庫的簽收工作

        勤勉工作

        中船重裝是一家國企,為錢仁鳳新設了一個崗位:宿舍管理員。那里是距離廣州市區幾十公里的郊區,宿舍區是一個大院,環境靜幽,背靠山林,院內坐落著幾棟經翻新的老樓,住著員工及家屬近百人。

        錢仁鳳喜歡這樣安靜、封閉的環境,無需面對外面的熱鬧、煩擾,一待就是三年。除了回老家、偶爾去市區逛逛,她都在這片小天地里度過。

        同事們得知錢仁鳳的經歷,會貼心地給她“額外照顧”。舉目無親,錢仁鳳把同事當親人,有什么開心的、不開心的,都跟他們分享,同事帶她去吃飯、逛街、唱歌、旅游,把她當作小孩一樣照顧。

        錢仁鳳的工作很瑣細,她笑著說自己是“打雜的”,跟大學里的宿管很像,似乎沒啥特別重要的事,但很多事都跟自己有關。哪里壞了,她得去修;誰忘了帶鑰匙,她去送;每天要檢查宿舍衛生等情況,定期檢查用電、消防等情況;誰遇到事了,都可能會喊她去幫忙。除此之外,她還得負責食堂倉庫的簽收,這意味著她每天得六點起床收貨。

        獲得172萬元國家賠償后,錢仁鳳說她心態沒變,繼續安靜地做著這份每月到手工資3000多元的工作。她覺得自己沒有投資經驗,不敢去冒險,只想著利用這筆錢買套房。

        在領導眼里,錢仁鳳為人踏實,積極主動,讓人放心。

        中船重裝黨群工作部部長李展說,錢仁鳳很勤快,和同事相處融洽,就算再簡單的小事,都用心去干。

        讓中船重裝綜合管理部總務劉藝印象最深的是,宿舍的玻璃是要求員工自己擦的,但錢仁鳳發現玻璃很臟,會擦得干干凈凈;看到員工宿舍亂,錢仁鳳也會去收拾,“哪里有需要,她都主動去幫忙”。

        聽到領導的肯定和夸贊后,錢仁鳳有些害羞,說這些都是自己力所能及的事,“自己都看不下去了”。

        過了一年時間,錢仁鳳發現自己慢慢適應了,學會了上網、網購、打車,工作上也有信心了,能處理好多數事情。這讓她覺得,和正常人相差無幾了。

        無罪之后①|錢仁鳳逃離家鄉這三年:生女買房,活回普通人

        錢仁鳳一家住在單位約20平方米的宿舍內,她在宿舍門前養了很多盆栽

        結婚生女

        剛出獄時,老家不少人為錢仁鳳介紹對象,錢仁鳳都一口回絕。那時,她只想著離開,只想著怎么適應社會。

        到廣州約4個月后,經熟人介紹,錢仁鳳加了白平洲(化名)的微信,后者是四川瀘州人,離異,比錢仁鳳小1歲,在廣州海珠區某派出所做文員。

        起初,錢仁鳳僅把白平洲當普通朋友閑聊,說些彼此工作、生活上的事,偶爾相互問候。直到三四個月后,白平洲來了錢仁鳳的公司,兩人才見了第一面。

        特意上網查看報道后,白平洲才知道錢仁鳳的過去,他的感受是,“人(錢仁鳳)普通,事不普通”。

        白平洲說,他有過一段婚姻,想找個人踏實過日子,錢仁鳳給他的感覺是單純,很真實,說一是一,不會有所保留,這一點很吸引他。

        “她受過很多苦,我想好好照顧她?!痹诤湾X仁鳳的相處中,白平洲格外注意,照顧她較為單純的思維,告訴自己再細心點,多忍讓點,提醒錢仁鳳提防電信詐騙。

        兩人的工作地點相距甚遠,單程得轉車兩次、耗時近2個小時,兩人一月才能見一兩次。見錢仁鳳喜歡吃蘋果,每次來看錢仁鳳時,白平洲都會帶蘋果,少則幾斤,多則十幾斤。錢仁鳳吃不完,就分給同事吃。

        第一次見面三四個月后,錢仁鳳和白平洲確立了戀愛關系。打開錢仁鳳心扉的是,她覺得這個男人實在,可以依靠。

        對于感情,錢仁鳳很理性,她說自己年紀雖然大了,但并不急于戀愛、結婚。她的想法是,等自己感覺能像正常人一樣生活,才去考慮婚姻。因而,和白平洲處了一年多后,兩人才結婚。

        去年,錢仁鳳當了媽媽,有了一個可愛的女兒。在約20平方米的單位宿舍里,錢仁鳳有了一個屬于自己的小家,婆婆幫她帶女兒,丈夫周末放假從市區趕回和他們團聚。簡陋的宿舍房間,錢仁鳳住著也覺得溫馨。

        無罪之后①|錢仁鳳逃離家鄉這三年:生女買房,活回普通人

        錢仁鳳和丈夫、女兒、婆婆一起吃飯

        新的煩惱

        在城市立足,一直是錢仁鳳奮斗的目標。她努力工作,節儉生活,朝著正常人的生活一步步邁進,但也遇到了新的煩惱,首先是“缺錢的煩惱”。

        雖獲得172萬元的國家賠償金,但還完賬、除掉開支,只剩100萬左右。錢仁鳳想在廣州買房,因房價高和限購放棄了,于是選擇隔壁城市買。

        她在佛山市順德區買下了一套100多平方米的房子,三房。那里位置偏遠,距離她的公司、老公的上班地點都要1個小時的車程,之所以買在那里,是因為“還算買得起”。

        錢仁鳳也有自己的小心思,房子是婚前買的,按揭貸款,還留下了一筆錢,打算留做小生意的啟動資金。不過,這筆錢如今被用來裝修房子了。

        有了家庭、小孩后,錢仁鳳深感“錢不夠用”。她每月到手3000多元,在食堂吃飯免費,所住的約20平方米宿舍每月僅象征性收50元房租,但她發現,除開一家人的生活開銷,每月的工資沒什么結余。

        丈夫白平洲的負擔也重,他每月要還兩份房貸,一份是順德新房的貸款,每月要還2000多元;另一份是四川老家房子的貸款。除此之外,他還要養車,基本上也是月光一族。

        在內心深處,錢仁鳳有股沖勁,要不要跳出現在的工作,做點小生意賺錢?但她又沒信心,總覺得自己沒做好準備。包括丈夫在內的周圍人也勸她,做生意風險大,不如安安分分做現在這份工作。

        有了女兒后,錢仁鳳努力學習做一個合格稱職的媽媽,卻常常陷入自我懷疑。

        女兒一歲了,能走好長一段路,會喊爸爸、媽媽。錢仁鳳覺得自己沒什么文化,無育兒經驗,深怕自己耽誤了女兒的成長。女兒沒有同齡的小孩高,也沒那么重,晚上喜歡哭鬧……這些微小的細節都能讓她陷入深深的自責中,“可能是自己的問題吧”。錢仁鳳坦承,她有時也會攀比,又加重了焦慮和自我懷疑。

        孩子今后在哪讀書,上什么學校,怎么才能不落后其他的小孩……錢仁鳳都在逐一思考、謀劃,卻又深感無力。唯一可以確定的是,她希望女兒能多讀點書,上大學,不要像她的人生一樣,“過得那般辛苦”。

        無罪之后①|錢仁鳳逃離家鄉這三年:生女買房,活回普通人

        飯后,錢仁鳳在陪女兒玩耍

        生活要知足

        三年來,錢仁鳳雖人在廣州,但工作、生活在偏僻的大院里,一切都是寧靜的,沒有太多的外界干擾。

        她享受這份寧靜。當聽到很多和她有類似遭遇的人出獄后過得并不順,或因賠償金起糾葛,或感情遭遇挫折,她感到有些詫異。

        對于無罪后迥異的人生境遇,錢仁鳳思考一番后,給出自己也不確定的解釋:或許男女有別,她就想做個普通人,簡簡單單的,就沒遇到那些事。

        “對現在的生活滿意嗎?”記者問。

        錢仁鳳笑了笑,不知如何回答。她不是一個不懂知足的人,這樣的平淡生活曾是她不敢想象的,但又不情愿用“滿意”、“幸?!钡茸盅圩鞔?。

        “生活有滿足的地方,也有不滿足的地方,要學會知足,多就多用點,少就少用,節省一點?!卞X仁鳳說。

        錢仁鳳還有很多心愿未完成,還沒去過向往已久的北京、上海,早早辦好的護照還沒使用過,駕照也沒拿到手,報考的專升本還有10多科沒考。

        因文化程度低,錢仁鳳早年打工受了很多苦,她深知知識的重要性,說要活到老、學到老。展望未來,她對自己的要求是:學習各種知識,教育好孩子;要好好工作,掙錢還房貸。

        錢仁鳳的微信頭像是一張以大海為背景的風景照,她喜歡大海,這是去惠州游玩時她親手拍的照片,碧綠的海水和湛藍的天空構成了一幅美麗的圖畫。

        天色暗了下去,錢仁鳳一家四口簇擁在狹小、凌亂的宿舍內,婆婆在準備晚餐,蒸了幾只蟹,熬了雞湯。丈夫開玩笑說,“吃不起豬肉了!”

        在等待晚餐上桌的間隙,錢仁鳳和丈夫一邊逗女兒玩耍,一邊構建整個家庭的藍圖:再等幾個月,他們就能住上裝修好的新房;待在建的高速修通后,從錢仁鳳的目前住處到新房的車程只需半小時;今后把錢仁鳳年過八旬的父親也接出來,一家人一起住。

        推薦內容
        人妻于老人中文字幕_熟‘妇人妻无码中文字幕_在国产线视频a在线视频_亚洲精品在看在线观看高清91_a在线亚洲男人的天堂